相关文章

记者卧底调查上海福喜工厂黑幕 麦当劳等洋品牌全沦陷

    东方网7月20日消息:麦当劳、肯德基、必胜客、德克士、全家、星期五,这些洋字号的快餐食品以其卫生、方便、高标准深受消费者的喜爱。因为信赖这些快餐食品背后的大公司,我们很少关心这样一个汉堡、一块鸡块它的原料从何而来,如何生产。然而,上海电视台新闻中心深度报道组记者化身流水线上的普通工人,深入到这些快餐巨头供应商的工厂车间内工作多月后,发现的事实却让人触目惊心。

  落地肉直接放上生产线 各种过期原料随意添加

  散落一地的麦乐鸡、调味牛肉排,而工人们正在把地上的牛肉饼、鸡腿一一捡拾起来,这样的镜头并非来自小型的食品作坊,而是美国欧喜集团在上海的分公司——上海福喜食品有限公司。欧喜集团成立于1909年,在全球有五十多家食品工厂,是麦当劳、肯德基、必胜客、全家超市等连锁品牌的全球指定供应商。

  GMP认证,中文名为良好操作规范,在福喜公司的GMP培训中,明确指出“掉落地上的产品应投入不可食盒”。上海福喜食品公司培训师告诉记者,GMP具有强制性,如果没有做好的话,最终会影响一个产品质量、安全、卫生。

  然而在生产线上,记者看到,工人从地面捡拾落地肉后,并不擦拭和清洗,而是熟练地把肉直接扔回生产线上。流水线上的班长有时也一边手握对讲机,另一只手不戴手套,直接挑拣流水线上的食品。

  福喜工厂里主要有两条生产线。一条为禽肉线,主要生产麦当劳的鸡肉产品。另一条是偶蹄线,主要生产麦当劳、肯德基汉堡当中的肉饼。麦乐鸡是麦当劳儿童套餐的主要组成部分,香脆、嫩滑、配上特制沾酱,无比美味。让记者感到吃惊的是,过期原料竟然也被用于生产国内销售的麦乐鸡。

  2014年6月18日,根据生产计划,原料解冻间当天要使用18吨麦乐鸡原料,这其中含有大量过期的鸡皮和鸡胸肉。这批麦乐鸡的生产订单号为26677,货架上的鸡皮原料生产日期为2014年5月28日和5月30日,产品包装袋上标注的保质期限是6天,也就是说,原料已经过期了将近半个月。而此时,工人在现场却表示:“过期了,没关系的,搬上去”。过期原料就这样被工人送至绞肉区,经过大型绞肉机粉碎乳化,过期的鸡皮和鸡胸肉被裹上了三层浆粉,经过200度高温油炸,一块块麦乐鸡被源源不断地生产出来,形状整齐,金黄诱人,再也看不出本来的面目。

  严格的食品安全把控体系是福喜公司最核心的竞争力。那么,这些过期原料是怎么绕过层层关口,被送上生产线的呢?在这批过期原料生产的当天,记者发现了一份仓库领料单,共享备注信息里标有“冰鲜转冻品”的字样。福喜食品质量管理人员对此表示:“那个是因为六天没有用掉,生产部全部把它上货架,进速冻库速冻,然后把它变成冻品了”。

  原来,冰鲜鸡肉的保鲜期较短,只有6天,而冷冻鸡肉的保质期往往能够达到几个月,所以,公司将临近保质期的冰鲜鸡肉转化成冻品处理,这样看似可以较为安全地延长保质期。但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2014年6月30日,时隔半个月,在福喜车间另一条生产线,记者又看到了同一批过期的冰鲜鸡肉作为原料使用,这一次,是肯德基的烟熏风味肉饼。现场,记者记录与绞肉区班长的这样一段对话:

  记者:袋子上保质期是6天的,冰鲜啊?

  班长:它是麦乐鸡转过来的.

  记者:那不是过期了吗?

  班长:过期又吃不死人。转成冰冻的。

  记者:是冰鲜的过期了转成冰冻是吗?

  班长:是。

  7月1日凌晨1:30 ,在上海福喜车间1号解冻间,记者记录下了这样的现场:现在是2014年7月1日凌晨一点半,我所在的位置是福喜上海车间的1号解冻间。这里的环境温度保持在4度以下,生产原料处于冰鲜状态。工人们从昨天下午3点半开始生产kfc的烟肉饼,使用的原料是这样的猪肉,以及这样的鸡胸肉。这批原料同样是冰鲜转冻品,但是请注意货架上的解冻日期,这批产品解冻日期是6月25日,也就是说,这批产品不是在重新解冻后立即使用的。即便按照重新解冻后的时间,距离现在也已经有七天的时间,超过了冰鲜状态6天的保质期。

  次品全部混入生产线 来不不明的牛肉饼就此“洗白”!

  产品的保质期是指产品在正常条件下的质量保证期限,是生产厂商做出的品质承诺。过期的冰鲜原料,无论采取什么方式储存,都不应该被当做正常的原料投入生产。然而,记者在上海福喜工厂内发现,不仅仅存在使用过保质期原料的情况,一些生产过程中产生的次品,甚至还有一些打包好的成品,同样可以成为原料,重新混入到生产线上。

  上海福喜公司是HACCP认证企业。HACCP,中文名为危害分析和关键控制点,次品挑拣是这个认证体系当中重要的措施之一。在上海福喜工厂的食品生产线上有一个重要的岗位,就是要由专人把次品挑拣出来。为了对次品进行分类管理,福喜要求所有挑拣出来的次品要摆放在标有次品字样的金属盒子里,那么,这些次品最终流向哪里了呢?记者向管理人员进行了求证。禽肉线班长对此表示:“次品就是次品,派啥用,次品都是没用的。是不好的东西,是垃圾,你不要管它次品发给谁,你管它呢,你不要管。”

  按照管理人员的说法,次品就是不合格产品。那么,次品真的像这位管理人员说的那样,被作为垃圾处理了吗?

  2014年5月16日,记者被安排到麦乐鸡生产线,担任煎炸成型后的次品挑拣员。一个小时,记者挑拣出的次品就能装满三个这样盒子,而这些次品竟然被工人直接推到了原料绞肉区。经过200摄氏度高温油炸后的次品将和0度左右的鸡肉原料混在一起重新利用。

  乳化机,其作用是把所有原料乳化成肉浆。经过一系列成型、裹粉、油炸工艺后,混合次品的麦乐鸡诞生了。而其二批麦乐鸡产品中的次品,又将被挑拣出来,再次混入原料,每一批次品都被周而复始反复添加,实现了生产原料最大化利用。对此,工人们告诉记者:“你添加进去也看不出来,添加都是有比例的,不能加太多,太多了口感不一样。”至于添加多少,工人们表示:“一般加5%”。

  在这份上海福喜公司内部文件中,记者发现,添加的产品和比例,是以文件形式保存下来的。麦乐鸡的添加比例为5%,验证了工人的说法。记者注意到,一旦因为设备故障或者操作不当产生次品时,这些次品会被及时封存,重新标注为麦乐鸡二级品,推入冷库,在之后的生产当中慢慢消耗。这样的做法,不仅在国产麦乐鸡中存在,流水线上几乎所有产品中都有添加二级品的行为。其中包括日本全家鸡排、麦当劳火腿味猪肉饼,肯德基烟熏肉饼,必胜客披萨猪肉粒等。

  除了添加次品之外,一些来路不明的成品也成为福喜公司的原料。2014年7月4日,在原料解冻间,记者看见了75箱包装完好麦当劳10:1牛肉饼,这些牛肉饼外箱上印有产品名称、QS标志等关键信息,生产日期为2014年6月18日,保质期60天,可以判断这些都是最终产品。这些牛肉饼究竟是麦当来退回来的,还是因故未能销售的,记者不得而知。但是在7月4日,这批产品却被重新回收生产,这也意味着产品保质期被重新归零。

  7月4日,晚上9点半,记者在偶蹄线的绞肉区看到了这些成品。绞肉区的班长正在拆解这些产品的外箱。记者看到,班长亲自将这些牛肉饼添加到绞肉机的传送带上。这些成品分批混合在牛肉原料中间,一起经过传送带被倒入搅拌机内。在现场,记者记录下了这样一段实况:

  记者:牛肉饼为什么还要拆开箱子加啊?

  工人:保质期快到了,以前我们不在食品厂工作不知道,现在你再去麦当劳肯德基吃这个东西,你吃的肯定没有以前吃的香了。这就叫眼不见心不烦。

  我国食品安全法28条规定,食品生产企业禁止生产用回收食品作为原料生产的食品。记者看到,添加回料的现场,有工厂的质量把控人员,难道他们对此是不知情的吗?然而现场的质量管理人员却告诉记者:“返工的你每吨少加一点。可以少加一点,不能过量。按道理来说?不允许加”。

  牛肉饼和牛肉充分混合,被打成颗粒后,再经过大型绞肉机的充分搅拌,再也看不出原来的样子。工人将这些肉桶送到牛肉饼的成型区域,一块块的牛肉饼被敲打出来,过速冻,经过工人包装,装箱,打上了7月4日的生产日期,事实上,这里面含有部分6月18号就已经生产出来的成品。这些牛肉饼被送到国内的麦当劳门店,成为了麦当劳广告里“畅快淋漓的味觉挑战”。

  各种监管形同虚设 冷冻臭肉重新变身“小牛排”!

  在调查中,记者发现了四个有关原料的概念,分别是原料肉,待用肉,二级品和次品,原料头和待用肉指的是生的原料,二级品和次品是指经过加工的成品和半成品,按照工厂要求,每种原料都应该有一套专门的质量把控体系,但是记者发现,在实际生产中,一些次品被重新命名为二级品,然后和原料肉、待用肉混在一起重新加工,通过一次次的转换身份,打乱了原本相对独立且严格的质量把控体系。

  为了加强对供应商的管理,每隔一段时间麦当劳等客户都会对上海福喜食品有限公司进行参观检查。记者发现,每次检查前一天,公司质量把控部门都会通过邮件通知生产单位,检查当天各生产线“铰肉现场不能有次品”,福喜工厂的次品都规定装在蓝色的塑料袋中,而事实上,每当有检查,生产线车间的蓝色塑料袋全都消失了。“来检查的时候不能添加”,工人告诉记者:“麦当劳要来、日本人要来、YUM(百胜)要来,万一给他们知道了,订单取消,现在做生意都要讲诚信的,你出尔反尔谁和你做生意。”

  检查一过,“蓝袋子”被重新由冷库推回生产线,由于冷库温度低至零下18度,这些被冻得硬邦邦的次品,连同蓝色的塑料外包装一起被放置在200度的油炸槽上解冻,随后添加到原料中,让次品重生。“他们要发现就出鬼了,领导说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在与记者的交流中,工人这样表示。而对于这种现象,现场的公司管理人员也没有进行任何阻止。

  记者注意到,在福喜工厂内部的SOP既标准操作程序是这样规定的:“收集好的次品,在每绞停机间隙,放在网带上,摊平,不要重叠,过蒸煮机,速冻机后包装”,显然在实际生产当中,并没有严格按照这份标准进行操作。“我早就和你说SOP没有用,都按照SOP不要干活了 ”,工人这样告诉记者。

  在记者卧底采访的时间里,次品添加的产品最终将被用于制作麦当劳的汉堡、必胜客的披萨,消费者看到的是被精心包装的快餐,消费者看不到的是生产线上的种种添加。高度工业化的集中生产是为了保证食品安全、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如果一味地降低成本,那么效率和安全的平衡就会被打破。

  2014年6月11日,记者在上海福喜车间解冻区域注意到,这里堆放着上百箱冷冻小牛排,工人们正在利用机器对这些冷冻小牛排进行解冻,奇怪的是这批小牛排的外包装和其他原料都不一样,箱子上只是手写了产品名称,生产日期,重量,而没有保质期、生产企业、批号等关键性信息。在现场记者记录下来这样一段实况:

  记者:没有包装,你咋知道它多长时间?

  工人:只要味道好你就吃,味道不好你就不吃,厂家就是在忽悠。

  记者:这批货还挺多的,怎么会攒这么多?

  工人:没人要,这都是垃圾。

  这批缺失关键信息的冷冻小牛排究竟能不能使用呢?事实上就在生产的前一天,2014年6月10号,福喜生产部、质量部、仓库等部门的主管同一时间收到了这样一封邮件,“以下物料请帮忙延长保质期至本周末,明天安排生产”,迷你小牛排的生产将分为两天生产,每天用量为5吨。现场的工人则直接告诉记者,“这个是不正常的产品,是臭肉!”

  记者注意到,在同一封邮件中,还附有一张表格,冷冻小牛排生产日期为2013年5月8号至12号,对应的过期时间为2013年11月3号至8号,保质期180天,如果按照邮件要求延长保质期至2014年6月15号,意味着这批产品已经超过保质期7个多月。

  更让记者感到吃惊的是,这批过期冷冻小牛排进入生产后,只是简单地切割成小片,再重新包装后,内袋上打印的保质期就又延长了一年。过期食品被洗白了。

  经查,这批原料的物料代码为3010045,物料名称为冷冻腌制小牛排,备注原因为“YUM事件”,负责人“HJ”,处理建议“做成成品销售”。然而,YUM事件是何事件,负责人HJ是谁,成品究竟流向何方,语焉不详。

  福喜常年修改生产数据 麦当劳等餐饮巨头究竟是否知情?

  福喜集团中国官网截图

  张先生是福喜公司前质量管理人员,在上海福喜公司工作了十年。他向记者提供了两本质量控制记录本,这个本子上记录的是近两年生产线上发生的一些质量问题,翻开这本记录本,使用过期原料、延长保质期、修改生产日期等情况被一一记录下来,每次记录都有相关人员的签名。他告诉记者:“工厂管理还是很严格的,但是大门一关,外面的人想知道就没那么容易了。如果反映出来,这个厂就会遭受很多利益的损失。”

  不过张先生坦言,即使执法检查,这个两本本子记录的质量问题,也很难暴露:“他做的有两套报表数据,一套就是现场当场做的,还有一套专门有人改的报表。这些报表是给他们审核的人看的。这两套报表是不一样的。不一样的。”

  作为一个现代化的食品生产企业,福喜公司内部实行严格量化的管理体系,每天的生产计划由公司高层统一布置,不同层级的员工接触到的生产情况是不同的。而流水线一旦开动,各个区域工人只对该区域的任务负责,各个岗位的工人被严格限定指定工作区域,不能随意走动。以配料的使用为例,配料间的工人只能严格按照领料单的要求去仓库领料,无论过期与否,都必须按照单据上的指示配料。在配料间,记者记录这样一段实况:

  记者:配料有过期的?

  工人: 配料肯定有过期的,哪样没有过期的?这个属于上层,我们不管的。你让我们用,我们就干,仓库把料备好。

  记者:那你们会看吗?

  工人:会啊,但我们看了没用啊,他让我们做我们就做啊!

  在生产中,各区域班长负责记录全天真实生产数据,每一个批次,每一种产品的温度、重量,使用的是哪些原料等都会被认真填写在各类报表上。生产部和质量部的工作人员对报表统一汇总,由专人负责查验真实数据是否符合正规生产的各类标准,不符合标准的,重新修改。数据审核人员将数据重新填写后,原始数据就被装入纸箱密封。次品添加等真实的生产记录数据,被这样封存了起来。

  对此,福喜公司前质量管理人员张先生表示:“曾经向领导反映过这个事情,他就是说这个是上面领导决定的,你不要管,你只要做好自己的活就行了“。对此张先生表示、非常丧的感觉,“这么好的一家厂,怎么现在都在弄一些把生产日期都篡改这样一种事情。很沮丧”。

  数据被随意自改,也就意味着,外界很难知道如此大型的食品公司内部的真实情况。但是,福喜内部的公开邮件却对违规记录进行了非常细致的记录。例如这封在2014年3月7日 10:31发送的邮件,内容是要把BK猪肉饼产品保质期延长至6月18日,而原本的过期日期是2014年4月18日,保质期被延长了2个月。根据邮件发送日期,这批产品已经过期了。对此,福公司的员工也是直言不讳:“检查的时候,那一天才是真正的生产,就像皇帝下去微服私访,先打好招呼,老百姓排队,欢迎欢迎,他要直接偷着去呢?他就可以看到真实的情况。”

  面对着这样一份汉堡,作为消费者,我们却并不清楚这份汉堡里的牛肉饼究竟是怎样生产出来的,工业化集中生产是现代食品工业的发展趋势,这种生产模式提高了效率、降低了成本,也产生了一个副产品,那就是,生产过程被深深隐藏在厂区内。记者的调查并不能证明,麦当劳、百胜集团等全球知名餐饮巨头们是否知晓食品工厂内发生的这些行为,但我们的调查却可以证明,这些行为绕开了很多看似严格的监管体系,这种制度的失守,伤害的可能并不仅仅只是消费者的权益。